貓大叔的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http://photo.xuite.net/aglaia1自己亂亂拍的照片
http://blog.yam.com/aglaia2tw 收集的圖片
http://tw.myblog.yahoo.com/jw!FBhyLyqTFxvuoX2CzUC1qj0- 我種的植物
  • 8691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告訴你外語學習的真實方法及誤區分析

我們普遍對學外語學習方法的認識是:
  
  1.要有語言環境, 多跟外國人交流,最好是能出國,不久自然就能會說了。
  2.學習外語要多記多背,也就是說是用記憶學語言。
  3.想糾正發音,一定要專聽和模仿純正的發音,比如BBC或VOA那種。
  4.要學習外語語法,如果語法熟練,說句子就正確了。
  5.要有詞一定詞彙量,要大量背單詞。但背英語單詞很難。
  6.以前學的是書面語或過時的英語,和現在口語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口語不好。
  7.學外語必須非常刻苦,長時間反覆練習。
  
  「全錯!而且不但錯,事實正好相反!」
  
   您沒看錯,我說的正是:「以上這些結論不但是錯誤的,而且基本上與事實是正好相反的。」 大家對外語學習的誤解之深,範圍之廣,達到了另人驚歎的程度。儘管科技發展到了今天,人們對語言獲得過程的誤解仍相當普遍,尤其是咱們中國人。中國人對語言學習的誤解深來源於中國有著深厚的文化傳統以及單一民族和單一語言。我幫大家逐一進行分析和提供分析依據,大家可以自己得出正確結論。
   「怎麼會錯呢?難道學外語不是在語言環境下最好嗎?難道想糾正口音不是要聽標準的發音嗎?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咳,天下有多少事都是看似理所當然,而事實正好相反呢。我們先找一個最簡單的分析。就先說第3條,「糾正發音」吧。
  
   大家一定都認為,要想學好發音,或糾正自己不標準的發音,當然要去聽純正的,標準的發音啦,最好是地道的英國音或美國音了,這還能錯?不幸的是,剛好錯了,而且正好相反。語音專家發現,成年人要想糾正自己的發音,不能只聽標準發音,而是要聽大量的 「非標準發音」,也就是說,帶口音的發音。比如德國口音的英語,法國口音,意大利口音,印度口音,中國口音等,而且種類越多越好。這是怎麼回事?這個結論的來源,要從當年哈佛大學的語音專家們,在做口音研究時,用日本人做試驗講起。

各位知道為什麼做語音實驗會用日本人嗎?大家普遍會答是因為日本人發音說英語很難聽。接著問,那為什麼日本人發音難聽?每次問到這裡,聽眾中總有些笑聲,很多人答曰日本人舌頭硬。其實日本人跟大家一樣,舌頭並不特殊,發音不準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日語造成的。大家都知道英語有大約44個發音(元音加輔音),而日語只有大約30個。不是聽說日語有50音圖嗎?很遺憾,日語的五十音圖很多是重複的。比如第一行元音:「啊依嗚唉喔」,確實是不同,但第二行「喀七庫開闊」(近似的漢語表示啊,大家別太較真),卻是只多了一個輔音K,其他是借第一行元音拼出來的(Ka, Ki, Ku, Kai, Ko),所以並沒有50個音。於是日本人在說英文時,很多音是發不出來的。比如「日 r」的音,日語中不存在(沒有ra,yi ru,rai ro),所以不會說。很常用的read and write,日本人只能說成 lead and light,用「l」代替「r」,是個很典型的例子。於是當時哈佛大學就找了在美國的成年後才到美的日本人做實驗。首先問這些被實驗者,read 和lead兩個音,大家聽得明白嗎?大家一致答聽的出區別。再問那為什麼會說錯,這些日本人有的說「我們的口腔結構不同。」有的說「我們發音部位很你們不同,我們的靠前,你們靠後。」也有人說「我們舌頭硬,老美舌頭軟。」接下做了實驗,讓這些日本人聽許多「r」或「l」打頭的詞(不給看拼寫),二選一的答案,做完了測試,發現大家的正確率是50%。各位已經發現問題了,二選一能答對一半,實際就是根本不會,純粹瞎懵,命中率當然是一半。當看到這一結果時,測者和被測者全傻了。因為要是全對了,那分析和調整一下舌頭位置或口型就可以解決;如果全錯也不要緊,掉個個兒就成了。但對一半就美救了。大家想,根本聽不出兩個音的差別,怎麼可能區分清楚發音和正確發音。但結論已經出來了:發音不準的主要原因不是嘴的問題,而是耳朵的問題。
其實發音不準主要是因為耳朵聽不準這件事,大家是有實際觀察經驗的。比如有人唱歌走調,是什麼原因呀?是不是嗓子不好?不是,主要是耳朵聽不準,所以唱歌走調的人唱完了覺得自己唱得挺對的,你們怎麼都說我走調呢?原因是他們的耳朵聽不準音,自己聽不出走調了。(如果您唱歌不走調,自己堵上耳朵唱一個試試,別人保證說您走調了)。那麼這些被做實驗的日本人都在美國生活了一段了,天天聽標準音,為什麼改不了口音?原因是:成年人的耳朵聽音不準,分辨能力低,聽不準一個不在自己母語語音範圍內的新標準發音,也聽不出自己和標準音的區別(可能自己覺得有些區別,但具體也說不明白),以為自己已經發到標準了,其實還有差距。日本人母語缺音太多,所以最吃虧。(大家在網上可以找到日本人用來測試「r- l」分辨率還剩多少的測試網站,大家可以試試,很好玩兒。中國北方大部分地區的同學或普通話標準的同學會得分很高的)。
  
   科學實驗告訴我們,只有小孩子的耳朵對各種語言有高分辨率,才可以聽准任何語言的發音而模仿到位,成年人不行了。具體說,大多數人到十二歲以上就不行了,這個能力失去了。這就導致了成年人為了糾正外語發音時或提高發音準確度,單純聽和模仿標準外語發音不行,因為做不到,所以如何糾正成年人的發音的最重要環節就是提高成年人的聽音準確度。而實踐經驗證明,多聽各種非標準音,有助於成年人提高聽力敏感度和分辨力,從而達到定准和自然糾正自己發音的效果。(什麼是各種非標準音?比如英文 「very interesting」, 法國口音是 「vehi intehisting」,日本口音是 「veli indelisding」,中國口音是「外瑞-因踹斯停」)。當經過一段時間仔細聽和分辨各種口音的適應訓練後(當然不是僅聽非標準音,要和該句的標準音以及自己的模仿發音進行對同時比訓練),聽者的聽音敏感度提高了,甚至能準確分辨帶口音的人來自哪個國家,發音就自然進步了。這是成年人糾正發音的科學方法,跟大家想當然的結論正好相反。

講到這裡,大家不應該會此結論還存有疑問吧?其實中國同學最容易理解這個結論。因為中國話的口音變化很大,比英語明顯,英國音與美國音之間的區別,還趕不上普通話與天津話的區別(離北京才120公里)。所以中國同學對口音比較敏感。有意思的是,中國有個標準音叫做「普通話」,而英語國家沒有。在美國並不以任何城市的口音做標準,英國也如此,倫敦話並非標準,而且其他英國人有時覺得很怪。(大家知道倫敦人常省略「h」 和「t」音嗎?比如 「head」 被說成 「ed」, 「better」說成「be-r」)所以在這些英語國家,並沒有嚴格的絕對標準。而中國人都應該說准普通話。但同樣道理,如果小時候(十二歲以前)沒有說准,成年後就會有口音,尤其南方同學最吃虧,因為缺音。那應該如何糾正發音呢?如果按理所當然的推論,大家天天聽標準音就行,那大家天天看新聞聯播和聽廣播就能糾正發音嗎?結果不行。到北京住幾年口音就改好了嗎?結果還不行(還是小孩子行。)那找個說標準普通話的人一起生活還幫助糾正行嗎?大家就笑了。很多人幫父母糾正了多少年的口音了,也沒見有效呀。那怎麼辦?原理是一樣的:多聽各地人的口音,並進行比對訓練,耳朵敏感度越來越高,口音就越來越小。這是成年人科學的糾正發音的方法。(在有些電影學院在糾正成年外地演員時會採用類似方法。)跟大家當初想的正好相反吧,但現在大家都明白了。遺憾的是,很多英語老師也不明白這一點,所以總建議大家聽一個標準音或追一個某國人交流。現在這一誤區應該糾正了。
造成「啞巴英語」的最主要原因
  
   什麼叫做「啞巴英語」?零英語基礎的人不叫啞巴英語。啞巴英語是特指學習了幾年以上的英語,有一定的閱讀能力,但聽說能力很差或根本不會的情況。特別是已經過了四六級的同學。大家已經學英語十年以上,每週6小時左右,總共達3000小時的英語學習,還是不會起碼的交流。(不過應該聲明:其實「一定的閱讀能力」也並不高。比如隨便拿起一本英文小說,大家會發現不靠其他工具連一頁都看不下去。)
   那「啞巴英語」是如何造成的呢?大家想當然的答案是五花八門的。比如一般都會說是「應試教育」造成的。我會考試,所以聽不懂,不會說。這顯然沒抓對因果關係。有人就會說了:是單詞量小或單詞不會應用,所以要多背單詞;還有語法不好,組織句子不熟練,而且CHINGLISH就是語法問題嘛。所以要多研究學習英文語法知識;當然最主要罪魁還是沒機會用英文交流,如果有英文環境和交流機會就好了,於是努力尋找,很多人在大街上攔住外國人聊天。這些基本都是對學外語的誤解。什麼道理?
  我們先來做個實驗。我說一句外語大家仔細聽。準備好了呵:「SIX FIVE SENVEN THREE SIX EIGHT NINE FOUR」。大家聽到了什麼?
  答:六個數字,可能是個電話號。
  是幾啊?
  「六五七。。。什麼什麼四。」這是一般同學的答案。
  為什麼沒聽懂?是單詞量的問題?不是。是語法問題?不是。是發音問題?不是。那是什麼?
  有同學答:您說得太快了。
  可我用的是正常速度呀?外國人不就這速度告訴別人電話號碼嗎?哪用一個一個慢慢蹦呀?正常速度為什麼你聽不懂?
  有人答:是不熟練。
  十年前就會了,還說不熟。再說就算你非說不熟,那到底是哪個字聽不明白呀?
  答:都好像明白,可怎麼感覺反應不過來呢?老師我反應慢。
  快別這麼說,你是個正常人,反應挺正常的。不過我倒要問了:你在那裡反應什麼呢?
  這時總算有人醒悟:我剛才在那裡反應中文呢。我剛聽英文時,坐在那裡在腦子裡把它們飛快地轉換成中文,才轉一半您就說完了。
  原因找到了。大家原來都在那裡默默地翻譯呢。可在座的沒一個翻過來的,是何故?
  
   正常說話速度是每分鐘120到180個字左右,英文中文差不多,一般一句話兩秒種就結束了,說話是一句連著一句的。兩秒長的一句話,就算所有單詞都會,發音語法都沒問題,但需要把所有英文字都翻譯成中文才明白(還別提分析語法),那需要多長時間?至少四、五秒。這時大家第二句話沒聽見,第三句都到一半了。聽不到,談何聽得懂?障礙已經產生了。短句子(四個單詞以下)還好湊合,比如HOW ARE YOU?WHERE ARE YOU FROM?什麼的,再快也沒問題。一超過四個單詞就跟不上了。科學家做過實驗:如果聽到外語需要必須在大腦中翻譯的話,正常速度的語言一般人只能翻譯到第三個字就跟不上了,個別人能翻出四個,幾乎沒有人能超過四個。可大量的句子都是超過四個單詞的呀。所以我們很多同學總在那裡重複簡單英語而提不高。那我練得特熟,翻得特快,行嗎?答案是:永遠也不行。
  可大家為什麼非在腦子裡翻譯不可呢?因為大家聽到英文時實際上腦子裡空空沒概念,但都學過每個英文字的中文解釋,想一下中文解釋就明白了。所以都在那裡努力「轉換」而做不到。那能不能不想中文,聽到英文直接就理解?這是一種什麼狀態?答案很簡單:要能用英文思維就行,說白了就是會用英文想事兒了。這個概念十年前還新鮮,現在知道的人越來越多:「會用任何語言流利交流的前提是必須能用這種語言思考,做不到的就永遠不能正常交流。」這是結論,沒有英文思維,永遠也聽不懂正常速度的英文,永遠也聽不了長句子。關於英語思維是英語正常交流的前提這一結論因為已經比較清楚和為人們接受,證據也比較多,所以不用在此辯論。但為什麼我們學了十幾年的英語都沒有英語思維呢?大家看,如果學每個單詞時都是通過背它的中文解釋學會,就有問題了吧。另外還有個原因:大家可能都曾試圖說幾句英語。我們想一下說英文的過程是怎樣的?大家都是在說之前先想一句中文:我要說這一句了。(停!大家說中文都不可以這樣做。我們在說中文時,一句話都說一半了,腦子裡都不能預先清楚知道後半句的所有字,繼續說才知道。所以到這兒已經不對了。)然後把這一句的所有英文單詞找到對應的英文。現在能說了嗎?照說還不行,還得組織一下句子,想一下語法吧!用什麼時態?過去時?完成時?現在時?進行時?將來時?單數複數?要加S嗎?男他女她?等想完這些,20秒已過,對方早走了。於是我們發現,甚至外語學院畢業的同學,在說外語時都採用同一戰術:「不想語法了。好不容易找到幾個單詞,趕緊往外蹦。」於是出來就是中式英語。難道是他們不熟悉語法知識嗎?非也。因為根本來不急。大量的實驗告訴我們,語法知識的多少和交流的流利程度甚至正確度是沒有絲毫關係的。語法書倒背如,還是不能交流,還是出語法錯。原因很簡單,從說話的思維機制上講,人在說話時,大腦是禁止思考語法規則的。一旦想規則,人就不能說話了。想一下我們中文都說得這麼流利,能去想語法規則嗎?主語用這個,謂語用那個,狀語放在這裡。。。根本不可以!那英語也一樣嘛。所以語法知識不但不幫助形成英語思維,反而在搗亂。

所以大家已經發現,「翻譯」和「語法」不但不幫助提高交流能力,反而阻礙英文思維。但大家看到翻譯、語法幾個字非常熟悉,原因是我們這麼多年,就是這麼學英語的。大家十幾年來,不管是上課還是自學,用的方法叫做「語法-翻譯法」,英文叫TRANSLATION-GRAMMAR METHOD 。這種方法是英國人幾百年前用來學習希臘語和拉丁語時建立的系統的外語學習方法,通過研究目標語言的語法結構,和單詞在自己語言中的翻譯去學習這種語言。比如大家當時學這句時:
  THIS IS A CAT。
  這 是 一(只) 貓。
  主語 謂語 數量 賓語
  代詞 系動詞 不定冠詞 名詞
  這句話是一般現在時
  陳述句
  第三人稱單數
  系表結構
  。。。。語態
  (我已暈菜。小時候想我媽可不是這樣教我說中文的呀,外國孩子真可憐。後來才發現外國孩子說英文也不這樣學,是中國孩子學英文才這樣,是我們可憐。)
   後來知道,全世界都曾普遍使用這種方法學外語,結果都類似:可掌握一定外語知識,都不會交流,時間一久大家就把以前學得知識都仍了。知道其他國家的階級兄弟也身受其害,感覺好了點。
   所以「語法-翻譯法」是明顯很有問題的,很多國家早已放棄。但還有一些國家,主要是中國和英國,仍存在一些「語法-翻譯法」的捍衛者。本人在以後的章節會根據其他科學依據分析它深層問題,現在就要拍板兒磚的先請。
   至於有人認為是因為自己學的英語過時了這種觀點,不用辯論了。課本上的英文沒過時,而且無論哪國語,幾十年的變化都至於影響到聽不懂的地步,個別詞而已。
  
  英語環境的問題
  
   那有外語環境不就好了嗎?比如出國。答案:非常錯誤。這一條是中國同學誤解最深,吃虧最大的一條。
  
   現在出國的留學生和移民很多。大家在出國前,英語大多不好,可都這麼想:到了國外英語環境自然就會了,天天聽,而且被迫說英語,有幾個月就流利了。當然,聽說有人也不行,那他們一定是因為老在中國人圈子裡。大家都說在唐人街上的華僑一輩子都可能不會英語,我可不在唐人街住,到時候找外國房東家住,有機會跟他多練習。可到了國外後,發現大家真還都不在唐人街住,因為那裡講廣東話,更不懂,在唐人街上跟中國人也是講英文的。儘管人家一般先用廣東話跟你打招呼,發現沒反應後雙方就開始各操費力的英文開始交流,好在到那裡去的唯一目的是買菜,對付的了,不過感覺很滑稽,大家明明都是華人,還非得講洋話。在國外一段時間,居然很多人把廣東話學會了,包括我在內。(不過大家不要誤會了,國人在廣東話環境能很快學會粵語,這可和學英語的原理截然不同,實際不是在學外語。近似度太高,而且大家的語言思維是一樣的,幾個月就夠。會西班牙語的人學意大利語就很快,也因為太接近。不用學,這兩國人也能各操自己語言彼此交流。馬克思用三個月學會的那個外語和這個情況類似。)
   平時是在英語環境的,是在外國人家住的,也大工,也上補習班,也看英文電視和報紙。可過了幾個月,甚至一兩年過去了,發現怎麼自己的英語還是這麼差呀,聽不懂,說不好,只會一些日常生活很簡單的用語,還講得好難聽。當然,到了國外,從張不開嘴到敢於開口,這一關還是過了。到國外兩星期都敢說了,因為被逼的。一旦敢說了,也就不再有心理障礙了。但說了兩年了,怎麼翻來覆去還是只會那幾句?英語環境出什麼問題了?
   大家如果現在上網,在搜索器中打「出國才知道的十大秘密」這幾個字,就會看到,第一條就是「發現了並不是在英語環境中就能自然學會英語。」
  我幫大家分析一下,很容易懂。比如有同學住到了外國房東家,滿心歡喜認為可以通過交流學英語了。早上起來和房東問好:
  老中:Hi, good morning! (練這句話有用嗎?早會了,也不用到外國練呀!)
  老外:Morning! Nice weather ah? Any plan for the weekend? (嘿,全聽懂了,真是太棒了。)
  老中:Stay in home. (想說點啥,一時沒想起,這句接得還周正。或許有點毛病?反正人家聽懂了直點頭,也沒提出異議。)
  老外:OK. Did you know last night there was a racoon got trapped in the dumpster? I heard the noise and called the cops, then they came and called the vets. A vet shot a tranquilizer dart from the tree at the its butt, ah bang, bulls-eye! Hell of a shot. Still, took them another hour to rescue tha』 poor bastard…
   這回傻眼了。在老中聽來,是這樣的 ..last night …tra…dumpter? Heard noice ….shut ….lazer, 還有。。。什麼「不在」啊不可能,老外一定不會中文,可能是個和中文「不在」同音的字吧。接下來是an hour ….pour…butter? 不懂,於是尷尬地說了聲see you later. 回屋了。設想一下,如果多聽幾遍是否就能懂?就算多聽幾遍,把一些連接處聽懂了,there was, heard the noise, called.. took…..仍有很多難點,比如racoon, trapped, dumpster, vets, tranquilizer, bulls-eye, 所以還是不明白。那在多聽呀,比如重複一百遍tranquilizer, tranquilizer, trann-qui-li-zerr!能懂嗎?大家知道一定不行。所以並不是多聽就多懂。
  給大家舉個極端的就例子明白了。你不是想要外語環境嗎?很好,我給你找一個。我找幾個阿拉伯人在一間辦公室交流,你每天都來,一天8小時聽他們交流。過了三個月後我來看你,問你阿拉伯語聽懂幾句了?很多人這時候很明白:「一句都不懂。」因為你聽到的那些外國聲音,都被語言學家稱為「無效的輸入」,或本人管它們叫「無效的聲音」,因為不懂,跟聽到的噪音沒太大區別。所以並不是多聽就懂,聽懂是有嚴格的條件的。後面我們重點講需要什麼嚴格條件,大家先不忙。
   回過頭來再看剛才那位老中。如果那房東老外很有耐心,給咱解釋一下總行吧。好,那咱看他應試圖如何解釋vets和tranquilizer這兩個概念。別忘了他只能講英文,當然他在發現你有困難理解時,會試圖從難到易變換解釋方法。預備,開始: 「Vet, vet, a veterinarian, you know, a doctor who practices veterinary medicine, ehh, an animal doctor!」 聽的人更暈,怎麼什麼什麼醫生?還像動物?他很凶嗎。接下來更莫名其妙了:」Tranquilizer, ehh, a drug that can knock an animal over. You know, you put this drug in a cartridge inside a dart, then you fire it from a gun and knock the target over, ehh, to pass out. Dart, a dart, small arrow….Oh for gods sake, forget it. You take care of yourself, buddy.」
   交流結束。先不管交流是否愉快,大家再仔細分析,從剛才的對話對提高英文能力什麼幫助嗎?可以說幾乎是零。無非是與「真人」交流了,說了幾個以前早就會的簡單問候語,聽懂了幾個單詞但不知人家到底在講啥,而且沒有任何單詞或其他東西是從以前的「不懂」到聽過以後變得至少大概「懂」了吧。剛才我們論述過,不懂的是「無效的聲音」,純粹白聽,和聽阿拉伯語廣播一樣,永遠也不可能懂。這時這位同胞大哥又明白了一件事:原來用英文解釋英文是不現實的。其實大家早就明白這個道理卻非要到國外去證實。大家都查過英-英字典或雙解吧?早就聽人說英文解釋英文更準確,而且連查帶學多好呀!碰到一個單詞去查英-英字典,結果發現解釋裡還有幾個不認識的。再查解釋的解釋,一會兒就亂套了。很多讀者都有英-英字典吧?我敢向大家保證,查過兩次之後就放書架上再也不會去碰他了。大家先別忙笑,分析一下為什麼。
   這位新來的大陸同胞後來如何?先不說這位房東從此失去的與你交流的興趣,而且你每月也不需要再和他交流,只要按時把支票放他信箱裡就好。很快最短租期一到,這老哥就搬走了。不是不好意思見房東,而是老外的房租比華人的貴(華人比較不注重裝修,並且常不開發票收現金,所以給你優惠)。既然練不了英文,還不走?還曾出過一個頭疼的事:剛住下時訂了份英文報紙,第一份還沒看完半版,一個星期的都堆起來了,趕快退訂。

這時,有以上同樣經歷的出國的朋友們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國外的真實語言環境太難了,我不適應,所以難學。咋辦?去加拿大的同學們真走運。政府給所有新移民準備了英語培訓班ESL Course。「小班純外教。」原來在國內認為是很貴但是是最理想的學習條件,在加拿大居然是免費的。一個Native speaker老師帶著幾個學生用英語每天在一起交流。在這裡不但免費,還發午餐。管飯!不但管飯,還發每天上課來回的車費。不但發車費,有的偏遠省份還發錢。只要一個月全勤,可以去政府領幾百加幣(幾千人民幣呢)。有如此的國家和政府,真幸福。再說不管飯也要去呀,英文要緊。於是大家踴躍報名。每天高高興興來教室和老師同學交流英文。
   可是接著發生了這樣的事:兩星期後,許多中國同學就開始不來了。中國同學多半很聰明,很快就觀察出問題來的。剛來上課時非常興奮,老師自我介紹: 「Hi! How are you? My name is …, I am from Canada. Nice seeing you all.」;同學互相認識,開始交流。但很快同學們發現,兩個星期過了,並沒有學會幾個以前不會的「新東西」。還是只能聽懂那些簡單的日常用語。有一天中午吃飯老師說是 「spaghetti」,這詞記住了,是「通心粉」。但兩星期才這幾個詞,太慢了,兩年也不行啊?還不如我自己回家背單詞呢。我當時聽到這情況時還勸他們:那也別走啊。至少你們可以跟老師說英語呀!回家找誰去呀?總不能老在街上跟人聊吧。這些同學不以為然:多說英語更有問題。因為我們發現,說來說去,都是在說那些以前就會說的那些話。不會說的話,我們都在那裡瞎說,這樣越說越差。很多同學以前認為有機會多說就越說越好,但現在又明白了,原來不會說的話,是不會在外語環境中自動變會的。比如有個同學想說她把全家福照片做了塑封帶來。塑封不會說,怎麼都不行。有人提出了:說個簡單形式的總可以吧?她說 「I put plastics on my picture.」 老外能懂嗎,當然能。於是英語交流實現了,人家繼續跟你聊:Oh, what』s the picture about? 簡單英語也可以交流啊, 甚至可以應付生活中的大部分瑣事。但您說英文的能力提高了嗎?零效果!所以不是「隨意多說」就好。說是輸出過程,腦子裡還沒有的拿什麼輸出啊?於是退課了。(可憐的加拿大老師們還不斷打電話求中國學生們回去。倒不是喜歡他們,而是上課學生少會被政府裁員的。)
   這時大家又得出了一個結論:噢,原來到了國外和老外瞎交流沒效果,說的都是會的,聽的都是能懂。不懂的很難懂,不會說還是不會說。我們現在明白了,原來到了國外,英文還要靠自己系統學。(那篇出國十大秘密的文章得出類似觀察結果)。自己如何系統學呢?

這時小班外教課不要了,大家組織了一個大班,請個老師來教外語。對這個老師的要求是:必須會講中文。當然我是會講中文的,於是被請去當老師了。我曾在加拿大純英文環境下教過英文,原因是我會中文。聽起來很滑稽。我曾在週末到教堂去給中國同學上課。他們一般都是在教堂聚會後,(很多人不很信教,到那裡是為了聚會)用那裡的教室上課,教室免費。我一給他們上課,他們覺得學習才「有效」,因為再複雜的英文,用中文解釋一定明白。我會用英文上課,但大家才不聽呢,我又不像ESL那樣管飯。一用中文,大家就高興了。有一次一個學生問了我一句英文(記不得是哪句了),問我啥意思。我問他哪裡聽到的,他說在ESL課上。那老外老說這句話,他聽了兩個星期了,都會背了,但就不知啥意思(無效)。我問他為什麼不問老師,他說問過,但老師是老外,用英文給他解釋了一遍,但那解釋他聽不懂。(這又回到的用英文解釋英文的問題。很多同學認為這是對的,比如用英-英字典。當然是對的,但經驗告訴我們在英文基礎比較低時不太現實,因為對他們來說,英文解釋很難懂。水平很高的同學才能用。所以國外的英文環境對原來英文水平很高的同學是很有效的。)接著我用中文給他解釋了一遍,他回答說:「咳,是這意思啊!」以前兩個星期都不明白的問題(無效聲音),只用了兩秒中就明白了。因為知道意思了就有效了。於是大家紛紛提問,把平時聽到的不明白的詞和句子問我。再複雜的句子,只要用中文解釋,一定懂。但讀者又發現問題了:這不是還在用翻譯法嗎?沒錯,這樣做的後果是很難形成英文思維,回到自然環境中,又反應不過來了。
  於是成年人在國外就掉在這個怪圈裡了。再往四週一看,大部分的中國同學在國外的幾年裡,英文都是非常差的。除非原來英文水平很高的人,在國外進步很快。但這樣的中國同學太少了。

關於成年人在國外外語學得很慢這個事實,一般的老百姓也有普遍的認識。不光是中國人,比如在國外有很多其他國家的移民,在美國加拿大居住了很久,英語仍然很差,大家都習以為常了。現在這些人也來中國出差或工作,我想大家見得也開始多了。美國政府對此也很瞭解,希望解決這一問題。大家知道,一般拿到綠卡的人5年才能申請轉美國公民。美國政府發現大部分移民5年以上英文還很差,於是試圖通過修改移民政策鼓勵學英文。政府提出:如果拿到綠卡後,4年就可以把英文說流利,通過考試,第4年就給公民權。但美國的語言專家們紛紛起來反對,罵政府愚蠢。大部分人明明5年都學不會,獎勵其中英語好的也不能讓其他人學會呀?他們說:好比大家都是饑民,你應該想辦法給大家吃飽,而不是獎勵其中最胖的人呀?這一職責登在了2005年《今日美國》上,後來這一政策沒有實行。
   那成年人在國外一般到底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把外語說得比較流利呢?國外的語言專家有很深入的研究,他們發現,前提是如果能維持外語環境(不能每天縮在本族人中),那麼達到流利程度的時間需要年齡除以6。也就是說,如果三十歲到國外,需要5年才會比較流利。所以很多出國讀研究生和工作5年以上的中國同學,英語可能是非常流利的。但我們發現,由於開始時基礎差,很難維持外語環境,所以很多移民留學生在國外5年以上外語仍很差。
  
  特殊群體
  
   我們一直在講成年人在國外學習外語慢,那麼小孩子不同嗎?非常不同,他們是特殊群體。如果是小孩子(嚴格講是12歲以下)到了國外環境,就算以前是零基礎,只需要大約一年的時間,每天幾小時,外語就講得非常流利了,和當地人幾乎一樣好,而且一點口音都沒有。其實我們學會自己的母語也只用了這麼長的時間。大家總認為我們學母語時用了很長時間天天在語言環境中泡著,其實不然。我們兩三歲母語就說得比較流利了,每天並不用很久。語言學家發現,嬰兒是從六個月大時開始注意語言符號的,之前並不知道語言和其他聲音的區別。六個月大的嬰兒,每天一共24小時,他先睡掉了十幾個,剩下八小時左右,醒了就哭要吃,然後換尿布,洗澡等等,然後自己玩兒,並不是隨時注意聽大人的語言。統計發現嬰兒注意語言的時間每天一兩個小時而已。但兩年就會了。大家不要認為小孩子語言水平低,他們是知識能力低,語言是很流利的。所以兒童是掌握語言最快的,比成人快5到10倍。這種差異是如何產生的?有沒有辦法讓成年人也用學母語的速度學習外語?這些問題正是國外語言專家研究的重點。尤其在近幾年,已經有相當多的研究成果,下面就為大家介紹。

語言關鍵期之爭
  
   一直以來,人們的普遍觀察和實驗認為小孩學語言的能力遠超過成年人。比如成年人和小孩一起到國外,儘管這些成年人以前有過多年外語學習基礎,但到了新語言環境還是很吃力,口音也改不掉。但是家裡的小孩子很快(一年)就流利掌握了新語言,並且口音純正,甚至成為了家長們出門的翻譯。父母如果會講多種語言,家裡的小孩子往往幾歲之內幾個語言都能流利交流。難怪我們敬愛的俞敏洪老師到了國外曾無限慨歎,自己學和教了幾十年英文,單詞量十幾萬,比一般老外多了好幾倍,但講起英語來還不如自己在加拿大生的四歲的女兒流利。關於小孩子為什麼能如此迅速掌握外語,國外多年來有大量的研究,代表人物是於1967年提出「關鍵期假設」的Lenneberg博士。在此之後關於是否存在語言關鍵期的爭論不斷,反對方也通過大量實驗和觀察,甚至得出成年人在學習外語能力上還超過兒童的結論。
  
   由於實驗前提,實驗條件,流程設計,實驗對象的局限性很強,課題研究的側重點不同,得出的結論往往不能全面說明問題,所以大家各持己見,很難說服對方。但筆者發現,反對方的實驗,主要集中在學習者在類似學校的限定的「學習」環境中。而系統地學習外語,成年人理所當然佔優勢。其實這與成年人的「學習、理解力和記憶力」比兒童佔優勢的特點相符,實驗結果當然大部分認為沒有關鍵期。而普遍對「關鍵期存在」觀察往往是在自然的語言環境中,發現兒童有明顯優勢。另外,不管是正方還是反方,對成年人幾乎無法使口音純正這一事實都是認同的。關於口音的問題,正方也往往試圖在腦神經或聽力器官方面尋找原因,一時還難找到過硬的證據。而反方多試圖在口腔肌肉控制能力上找證據。爭論一直延續到了1997年,正方意外地突然得到了來自腦神經學實驗證據的支持。
  
   1997年,英國《自然》雜誌和美國《紐約時報》同時刊登了一篇名為「當成年人增加一個語言時,同一個大腦但兩個系統」的文章。文中報道了美國SKM癌症研究中心的功能核磁共振實驗室對英語和其他各國語(有中文)的雙語人士進行大腦掃瞄。在對從在小時後就學會了外語還是從成人後開始學習外語對他們大腦的不同影響的實驗中發現,發現在小時後就學會雙語的人,兩個語種語言區在大腦中是位於同一個區域,幾乎重疊的;而在成年(十一二歲)以後才學會外語的人,兩個語言區在大腦中是分開的,可明顯分辨兩個不同的語言區,而在使用其中一個語言時,該種語種語言區是活躍的,而另一個語種語言區是關閉的,反之亦然。這一報道在語言研究領域產生了不小的轟動。這一發現對語言學習的意義是什麼呢?筆者總結為以下幾點:
  
  1.一直以來,人們對不同年齡掌握語言作用在生理上的區別一直有懷疑和爭論,而今通過「fMRI功能核磁共振」這一新技術,證實了以往對「不同年齡段語言形成機制不同」這一猜測的真實性,也就是確實存在生理上的關鍵期。
  2.為外語思維的存在提供了證據。形不成這個新的「外語語言區」就無法用外語思維,只能在自己的記憶中「調取」外語知識,(成年人啞巴英語的本質)。關於這一點,下面會做更深入的分析。
  3.不同國家的語言,形成的機理和在大腦中存在的位置是一樣的。(註:後來科學家確實又發現了,中文語言區符合上述實驗結論,但漢字在大腦中存儲的位置確實特殊,以後我們再討論這一發現對中國同學學外語的幫助)
  4.儘管存在關鍵期,但語言能力實現的最終結果,成年人跟兒童應該是近似的,但實現過程應該就是遭成效率差別的主要原因。分析和改進實現過程,也就是語言區形成的過程,定能提高實現效率,而縮短形成時間。

兒童獲得語言的過程跟成人學習語言的不同:
  
   這一課題學術界爭論不休。因為沒法敲開人腦來觀察,大多只能使用間接證據,所以各派誰也不承認別人的實驗的權威性。就不再拿科學資料煩大家了,先簡單分析一下兒童獲得語言和成人學習語言的過程到底有什麼本質區別,成人應該如何象兒童學習「獲得語言」的技巧吧。
  
   大家都知道我們的大腦有左右兩個腦半球,每個腦半球負責不同的功能。絕大部分的人,左腦負責的是:數字,邏輯,計算,推理還有語言。右腦負責的是:圖像,色彩,音調,旋律還有浪漫。有人簡單總結為左腦是邏輯腦或理性腦,右腦是圖像腦或感性腦。(美國科學家曾進行過人群左右腦功能位置統計的比對,發現右手優勢的人,95%是這一順序,5%是左右顛倒的。而左手優勢的人,即我們說的左撇子,居然也是大部分人符合這一規律,達75%)。嬰兒大腦所具有的神經元突觸數量大約是成人的兩倍,負責左右腦的聯繫的神經也比成人豐富,所以小孩子在獲得語言時,左右腦一起緊密配合使用。而到了大約六歲時,有人研究說如果這些神經元突觸還不使用就開始消退,有人研究說左右腦的神經鏈沒有開始使用就開始萎縮(還有說斷裂的),到了十二歲,這些神經元突觸啊鏈啊就只有小時候的一半了。所以成人以後,左右腦分工開始變的重要,但學語言的優勢反而失去了,因為成年人開始只主要應用左腦來「學習」語言了。儘管目前科學證據還不夠豐富,但這一分析還是合理的。於是成年人和兒童對語言的掌握出現的本質區別。
  
   先看成年人如何學習語言,這個大家比較熟悉。大家聽說過很多學習方法,看過很多教材,見過一些成人學習外語的成功案例,但大多都是在用同一類方法在學習外語,即用「記憶」的方法。大家看到這裡覺得奇怪:沒錯啊?學外語不就是靠記憶嗎?背單詞,背句子,背文章。誰記憶力好或刻苦記憶誰就最厲害。我就是記憶不好。但記憶有錯嗎?我們往下看錯在哪裡了。記憶完了存放到了大腦負責記憶的區域,形成的是對這種外語的知識的記憶。記憶過程符合記憶規律,大家最熟悉的是德國心理學家艾賓浩斯Ebbinghaus 的記憶曲線,即記憶-遺忘-再記憶。有人說要忘掉七遍才能不忘,這裡不再對記憶規律多討論,總之很辛苦。語言的變化是非常複雜的,不能說只有兩萬句英語,應該說有無數種組合,專家分析有幾百萬種常用組合,當然包括了一般人使用的近兩萬個單詞和上萬個詞組。(英文單詞一般是一詞一意,個別的是兩意。但詞組一般都是多意的,比如take off, 要按意義數分,詞組可要比單詞量還大了。)所以要有相當大量的知識才能準備應付這麼多的變化。要達到相當的知識量,一般需要至少9000小時的記憶時間。對大多數時間緊張或稍缺毅力的同學來講,實在是太難了。9000小時意味這什麼?一天一小時需要近30年,一天3小時要近10年。當然有些人確實是用這種方法學會外語的,但真太不容易了,後面我們會做些案例分析。但先在這裡對那些靠刻苦努力成功的同學表示十分的敬佩!
  
   總之,成人學習語言的過程是:記憶——記憶區——知識。
  
   那兒童是如何掌握語言的?剛才說了,他們在掌握語言時,是左右腦緊密配合的,更準確說,是用右腦幫助左腦實現建立語言區。大家還記得右腦是圖像腦吧。兒童在最初聽到任何語言的時候,一上來肯定是不懂的。但因為他們沒有語言,再給他們解釋也是無用的。那怎麼辦?沒人著急,人家自己有辦法。他們通過在出現這些詞句(一般先是簡單詞彙,更嚴格說是只這些詞彙的語音)時的場景圖像的觀察(當然還包括觸覺,嗅覺等其他輔助的感官刺激,盲童甚至僅靠這些輔助感官刺激),而猜測這些詞句大概代表的含義,並與圖像進行「聯繫」。經過幾次的重複刺激後,形成了對這一語音符號的「條件反射」,在大腦語言區的位置形成了腦神經的一個網絡結構逐漸構造該語言的語言區,最終實現了用這種語言的語音符號思維的能力。這個過程實現起來,既輕鬆,又快捷,成年人望塵莫及,而總是感到驚歎。
  
   總之,兒童的語言獲取過程是:猜測——形成條件反射——建立語言區——實現語言思維。

語言條件反射
  
   說起語言是一種「條件反射」Conditional reflex,還真沒太多人反對。大家在中學就學過,語言現象是「第二條件反射」,所以語言本身也叫做「第二信號系統」,使用工具和語言條件反射是人類特有的能力。動物只有「第一條件反射。」忘記這一點的同學高考考政治時一定是靠突擊背出來著,考完就仍了,完全違背了黨和人民讓你們學政治課的用意。不過應該有相當多的同學記得。當然,後來科學家發現通過語言條件反射的訓練,黑猩猩能夠聽懂相當數量的單詞(目前最多幾百到一千個詞,還都是英文),只是不會說,因為沒有人類這麼複雜的發音系統,但可以用手語回答。還發現黑猩猩會製作和使用簡單工具。這一下,人類特有的東西越來越少。等哪天黑猩猩學會了生火取暖,這事兒就真有點那個難說了。可大家到了學外語時,往往忽略了語言是條件反射這一事實。通過調查發現,大家最後對什麼是條件反射,還都說不太清了,還總是和記憶混淆。我們先複習一下:
  
   諾貝爾獎金獲得者、俄國生理學家巴甫洛夫(Ivan Pavlov)早在上世紀初就奠定的經典條件反射的基礎。他的實驗方法是,把食物顯示給狗,測量到狗會大量分泌唾液。這叫非條件反射,不需要條件。但如果隨同食物反覆給一個並不自動引起唾液分泌的中性信號刺激,如鈴聲,經過一段時間重複刺激後,狗會逐漸在只有鈴聲而沒有食物的情況下就分泌唾液。一個原是中性的刺激與一個原來就能引起某種反應的刺激相結合,而使狗學會對那個中性刺激做出反應,這就是經典性條件反射的基本內容,稱為第一信號系統。另一類是抽像信號,即語言、文字稱為第二信號系統。第一信號系統就是對第一信號發生反應的大腦皮層機能系統,將直接刺激轉為機體各種活動的信號。第二信號系統是對第二信號(語言、文字)發生反應的大腦皮層機能系統,它是將第一信號系統的單純刺激轉變為具有抽像意義的詞語的信號。第二信號系統是在第一信號系統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反過來又影響和支配了第一信號系統。
  
   看著有點兒暈。中國人一千多年前做的實驗既簡單,又科學,大家記得「望梅止渴」的成語吧?話說有一年夏天,曹操率領部隊去討伐張繡,天氣熱得出奇。。。咳,不講那故事了,大家都熟悉。早該把諾貝爾獎發給曹操。分析一下這用真人做的條件反射實驗是什麼原理:一般人以前有過吃過酸梅的經歷,酸梅可是好酸吶,吃時定流很多口水,所以在見到酸梅就會流口水,這是第一條件反射。當把「酸梅」這兩個字與酸梅實物建立了聯繫後,抽像的「酸梅」的聲音或文字,就引起了對酸梅圖像的自然聯想,同時引起了口水反應。(不好意思害也你流了回口水)。
  
   看到後來有學者認為把語言全歸結於「條件反射」太片面,把「條件反射」的擁護者歸到了「行為學家」類。其實語言和思維確實複雜到用繼續用條件反射研究已經不夠了,但「口水」都流了,承認它是條件反射,並不妨礙做其他研究嗎。

關於兒童語言獲得和成年人學習語言的過程對比,有必要再加以說明。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路線,正是造成語言學習能力差異的主要原因。
  
   我們先看兒童的語言獲取過程:猜測——形成條件反射——建立語言區——實現語言思維。我們倒著往回看:語言是思維,大家已經同意。學術界有三種說法,一是語言決定論,認為語言決定思維;二是思維決定論,認為思維帶動語言;三是認為兩者互相依托。其實三者不必爭,都認為語言和思維緊密結合。那大腦的語言區呢?這一問題上上世紀就解決了。1861年,法國醫生保羅.布洛卡(Paul Broca),準確地找到了語言區的位置,於是該語言區被命名為布洛卡區。十幾年後,德國醫生魏尼克(Wernicke)又發現了大腦中另一個負責語言的區域,後也被以發現者名字命名。大腦中的語言區最主要的是這兩個,他們都不是負責記憶的。嬰兒剛出生,大腦象白紙一樣,隨著開始接受「色、聲、香、味、觸」等刺激,腦神經開始忙起來。這些神經主要集中在大腦皮層(cerebral cortex)即灰質部分中,而灰質下面的白質,則是這些腦神經的長纖維。這些纖維由絕緣材料包著,分別向各處傳送電脈衝。語言區的形成是通過這些神經纖維按一定規律鋪墊而成。具體形成的腦神經機理目前還不十分清楚,我們只能從外界現象和腦受損傷的症狀觀察,這裡不再細說。從外界看,是條件反射形成的。
  
   那成人學習語言的過程:學習——記憶——記憶區——知識這一途徑呢?我們已經知道語言不是知識(有某些知識的成分,但那不是語言能力的本質),那語言是否在記憶區?學醫學和心理學的同學比較清楚不是。就算我們沒專業知識,但有這樣的觀察:有的人記憶受損,什麼都記不得,但說話沒問題。他怎麼沒吧語言忘了呢?原來語言本不是記憶。大家記得成龍演的「我是誰?」或Matt Damon演的「伯恩的身份」吧?兩人都是連自己名字都不記得了,但說話甚至多種外語都會說。既然本不是記憶,就談不上真正意義的「會忘記」,當然也就知道語言不應該是靠記憶或「背誦」得來的了。而記憶的方式正是成年人學習的主要手段,有人抱怨忘了也就不奇怪了。
  
  關於記憶力
  
   這裡順便來討論一下記憶力和年齡的關係。大家知不知道人的一生多大歲數時記憶力是最好的?10歲?18歲?越小越好?錯!是30歲左右。一般實驗顯示是25到30歲,有些單純真對女性的實驗甚至發現是35歲40歲。年紀大,記憶力是非常好的,認為不好純屬為懶得記自己找借口,而自我暗示的結果還真讓你記不住。其實如果正常使用大腦,到70多才開始記憶損失明顯。而年紀越小記憶力越差,3歲時實際上長期記憶力幾乎是零。所以大家3歲以下的事一般都記不得,有幾件事記得就了不得了。怎麼老有人說小孩子記憶力好呢?三歲小孩給他換個媽他過幾天就不記得了,還說好呢。所以我們發現很多家長讓小孩子背東西,古詩啊什麼的,正是違背了兒童的思維特點而強迫他們使用最不擅長和現在最不用的東西,而放棄和壓制了他們應該開發的那些智力。每次想到這裡總來氣,大人學習受點苦也罷,小孩子受了罪還受害。真是害人不淺呀!大家也許聽說過國外上小學上課儘是玩兒,很早就放學了,回了家哪有什麼作業呀?還是玩兒。有作業也都是些小遊戲,小實驗項目等。到了中學還這樣,天天關心課外活動能力和交際能力,13歲沒找對象老師還找去談話問是否和異性相處有問題。(很多中國移民小孩被老師找,回來一問是這事兒,家長當時都嚇壞了。)然後也沒有什麼高考,過SAT就成。SAT上那數學題讓咱初中小孩做,全滿分,這些小老外那叫覺得難。你說他們不怕耽誤下一代?不怕,人家明白著呢。
   看咱中國同學,恨不得幼兒園時就急著學小學課程,小學生可憐啊,早起天還沒亮,下學作業寫到天黑,週末還有課外學習。中學生更可憐啊,為了考上大學了,那苦就不說了。高考,真烤啊。「啊,我中了!」考上大學了,這回可放鴨子了。敞開玩兒吧。再看外國同學們,上了大學了,功課突然緊了,每天學習跟打仗式的,比中國一般大學學生的學習強度高幾倍。一門高數課我們要學半年,國外恨不得幾星期就學完還考試。能行嗎?當然行。因為人到了這個年齡,記憶力,理解力都開始快到高峰,一個月學習的收穫比中學小學一年都多。(其實中國大學生也能作到,只是大多一學期都在玩兒,到最後兩週一突擊,好幾門都過,因為能力一樣嘛。只是在國外上大學,每星期都是中國那最後兩星期)。結果本科時,人家把以前中學小學被咱拉下的早都補上了,到研究生階段一下就把咱蓋過去了。到這階段,要做研究項目,需要創造力了。結果外國同學小時候開發的智力全用上了,中國同學到此時才思枯竭,小組項目中只有給人家找資料的份,人家還經常不愛帶你玩兒。(很久以前考出去的中國留學生中有很多到了國外還是比較優秀的,但那多是人精,不能拿我們的人精跟一般外國人比。大家同級別比一下)。不說這事了。改變教育體制是要靠大家努力的。
  
   我們還是說說這和學語言有什麼關係?明明是成人記憶力好,學習能力強,3歲小孩沒什麼記憶力,理解力跟成年人更不能比,可成年人學語言困難,3歲小孩最容易。其他原因不談,單從記憶上看,剛好是因為成年人記憶力好而且用記憶去學語言,所以困難;小孩記憶力差,而剛好不用記憶力學語言,所以容易。剛好又證明語言獲得不是靠記憶!

中國「英」雄
  
   正如許多同學說過的,的確有人就是用刻苦記憶的方式學好英文的。這當然是事實,大家可以舉出的例子也很多。而且這些通過自己努力記憶的艱苦「學習」方式而獲得成功的同學和前輩,是值得大家十分的欽佩的。外語學習的成功,不但給他們本人帶來了新的能力,更強的自信,一個成功的經歷,而且往往帶給他們更強的人生動力和意想不到的人生命運轉機,甚至有人從社會最底層一夜成為全國老幼皆知的人物。這也是中國特有的現象。但我們在對他們敬佩的同時,無一例外地發現,他們的成功是大多數人很難做到,因為那需要超人的毅力和極其刻苦的訓練。正如鍾道隆老師所說的那樣,像「逆水行舟那樣難,所以叫逆向」。鍾老師自己就聽壞了17個收錄機和數個收音機。三年中聽寫英語每天寫滿20頁稿紙,有的階段學英語時間達每天十幾個小時以上。大年三十大家看電視吃年飯到半夜兩點,鍾老師聽寫英語到了兩點。其他"英"雄的故事都很類似。(在下這「」是打在「英」字上,意思指「英語」很厲害,不是「英雄」反話的意思。)
   我很欣賞新東方一位DW老師的講話,他這樣對同學們說:「其實我自己的方法也不錯,但我之所以沒叫DW法,因為我背單詞,背句子,背課文,聽廣播,看電影,唱英文歌都用過,不能說我具體怎麼學會的,所以不能管這叫DW學習法。但我是在英語四級之後,又學了6000小時。」他也是英雄之一,但在下認為這話說得令人尊敬。(英語四級需要3000小時左右才能實現,加上6000小時,共9000個小時,在下也同意他對刻苦學習所需時間的這一總結)。正因為如此難,他們才確實是英雄,不過廣大同學們怎麼辦?這樣的艱難的學習經歷如何有推廣的可能?而已經成功的這些為數不多的人們,如果你們中又有人開始在教別人學外語,問一句,當看到那些滿臉期望看著你們的同學時,你們中是否有人心裡會閃過這一念頭:「老子當年都是這麼刻苦學的,你們現在還差得遠呢!」在一味「勵志勸學」中,是否有自我找感覺的成分?
  
   就這一現象,我們應做如下思考:為什麼國外沒有類似對外語學習成功個人的追捧?沒有某某外語學習法?為什麼那裡外語學習研究已有數百年的歷史,目前研究水平已尖端到腦神經學的層面,而且國際知名的專家很多,但卻常說「對很多實現的具體實現過程尚不清楚」?每個成功的語言學實驗成果公佈時,總是詳盡地公佈本實驗的條件和前提而不泛泛下結論性論斷?大家如果真能冷靜觀察,「稍微」瞭解一下國外近些有關語言學研究的「科普級解釋」的報道,以中國同學的這種敏銳的思維,定會得出比任何其他民族都更清醒而深刻的結論。

二律背反?
  
   回到成年人學習語言和兒童獲得語言的對比上,聽起來好像給繞住了: 先說了因為關鍵期的存在,兒童和成人在大腦生理結構上的客觀區別使兒童成為了掌握語言的天才而成年人是弱者;但後來又說是兒童獲得語言的過程和方式與成年人不同,才是造成他們掌握語言效率和時間的差異的主要原因,所以才檢討了半天成年人的方法多麼多麼費力和存在誤區。那到底是先天後天誰決定的呀?還是誰決定了誰呀?解決方案到底是什麼?
  
  (有人精神了,啊,要進入正題了。不過先解了上面這個悖論套兒再說。是要進入實質問題了,不過一會兒還是要先痛說革命家史。嘻!長征可以跳過,最少也得從八年抗戰講起吧,不能直接就講解放戰爭呀。所以大家還要繼續有耐心。)
  
   首先說,確實關鍵期的生理結構特點使得兒童在自然語言環境下掌握語言的方式是最自然,最輕鬆,最快速而且效果最好的。所以要獲得一門或幾門語言,最理想的是在關鍵期前或一般說12歲以前。成年人習慣於「學習」外語,而且是記憶式和翻譯式的,所以效率低,時間長,效果差。但從理論上說,如果有辦法使成年人按獲得母語的過程去掌握外語,就算有一定生理差異,應該也是很有效的呀?因為成年人條件反射能力又未失去,大腦中空地方有得是,理解力還比兒童強,生活經驗、知識、甚至記憶都可以幫助加速外語的掌握,再加上個科學的語音訓練法,應該不會差太多了吧?這一假設是成立的,所以關鍵難點就在於成人不會自動用當年的母語實現過程去掌握外語,往往沒有某些「必要條件和手段」讓他們用自然法掌握語言,或有了條件而「控制不住」地還在使用習慣了的「學習」手段和陷入各種誤區。所以解決方法就是要從提供「必要條件和手段」以及「強迫」他們迴避各種誤區的干擾(無論有無自然外語環境的地方)。這一點,正是近幾十年來國外的語言學專家和語言教育學家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無數優秀的專家學者為此奮鬥了畢生經歷,而許多國家,特別是美國,英國,加拿大,為語言研究投入了億萬的資金。近些年光美國就達每年上百億美圓,還不要去估算他們對腦神經學方面研究的投入。人類對語言學的科學研究進行的如此不懈奮鬥,如果我們不瞭解甚至不願瞭解,實在說不過去,同時也就無法讓我們每個學習者作到對語言有起碼的正確認識。
  
   在這裡要插一句關於在沒有自然外語環境下的關鍵期以下的兒童掌握外語的問題。比如中國的兒童。家長們,你們可千萬別覺得你們一直以來讓自己的小孩從小開始學習外語,還送他們去補習外語是英明之舉,其實中間的很多東西又都搞反了。因為如果是「學習」外語的話,那成年人的學習記憶和理解能力遠遠超過兒童,還不如等長大以後再學。而且兒童「學習」外語也是很難建立外語思維的。小朋友的問題在後面我們會找篇幅專門討論,我們先集中解決成人的問題。

世紀之戰
  
   能用一種語言流利交流的前提是用會這種語言思維這一概念,在國外老百姓長期以來是普遍接受的,沒有什麼爭論。但應該如何實現它,這個在專業領域中的各學派一直是鬥得很厲害。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孰優孰劣逐漸也就越來越明顯,到了上個世紀末的最後幾年,局勢才比較明朗化。為大家介紹一下,看人類對大家最關心的問題是怎樣進行研究的。另外「外語」和「第二語言」 嚴格從學術上來說是有區別的。但在這裡咱們不區那麼細了,都叫外語甚至語言好了。筆者分析國外關於語言學習的研究,是由幾個主要領域從上至下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生物鏈」。我們從最上層看起。
  
  1. 神經語言學Neurolinguistics
  研究者主要是以人類語言能力和現象的腦神經原理為研究重點的一些醫學專家和心理學家。他們的研究核心不是如何學外語,而是對人類大腦如何接收、存儲、加工和提取言語信息的具體實現機制和對腦神經結構的影響做研究。(這方面的研究和論著浩如煙海,中國近幾年引進了一些資料,僅「Brain and Language」一個原文期刊,北圖就放了整兩排的大書架。另外最近有人把「成功學」範疇的「N.P.L」: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翻譯為神經語言學,很讓人看著糊塗。有人為了區別,說你們搞語言的就改翻譯成叫「語言神經學」吧,「神經語言」掉個位置變成「語言神經」,別影響我們銷售NPL課程,現在正火呢。唉,斯文掃地。)
  
  2. 語言學
  主要對語言本身的分析和研究。語言獲得、語言掌握、言語生成、言語理解和語言教學的理論體系。他們依靠和參考神經語言學的研究成果,分析這些成果對語言現象在實踐層面的意義,在語言使用的範疇做科學實驗,為近一步的語言教學提供理論依據。(大家所關心的「學習方法」的理論層面,和這一個領域中最多。)
  
  3. 語言教育學
  主要根據以上兩個領域的研究成果和教學者自身的教學經驗和對語言學的理解,研究在語言教學中的實際應用,提出具體的教學方法和學習方法,分析對比教學效果,制定最佳語言教學的方案,教學模式等。(大家關心的「學習方法」的實踐層面在這裡有。)
  
  4. 語言產品設計者
  主要根據以上三個層面的研究成果,結合客戶需求和商業化模式,設計,製造和推廣出供學習者使用的各種產品。(這裡面魚龍混雜,硝煙滾滾。但無論本人觀點和喜好是什麼,決定在此不對任何商家和產品做評論。我把判斷工具交給大家後,大家自己就會看明白了。)
  
   以上四個領域的依存關係非常清楚,但相互之間的界限有時會模糊。有的專家甚至跨越多個領域。整個鏈條系統非常龐大,幾個領域之間常常出現斷層,而且經常頭上產生的變化傳到尾巴上時,很多事都已事過境遷了。但無論如何,頭上發生的風吹草動,往往會給各個領域帶來震盪。比如最近英國的神經語言學家通過實驗發現,會用兩種語言的人(指有雙語思維能力的人),他們的大腦聰明程度相對單一語言的人高,而且正是外語思維能力大幅度迅速地提高了他們的聰明度。2005年,BBC發佈了Bilingual Boosts Brain Power的報道,在語言學,教育學界同時掀起外語研究旋風。關於這一層的其他故事,我們以後在找機會詳談,先進入第二層和第三層,否則真有同學跟我急了。

語言學和語言教育緊密相連,各種方法論多出此門。在外語學習上,一個「語法-翻譯法」Grammar-Translation,統治了世界數百年。一直到上世紀中葉,也是隨著自然科學的發展,語言學上開始不可避免地出現了「百家爭鳴」的繁榮景象。如著名的前面提到過的Lenneberg博士,也是在這一時期提出的關鍵期理論的。很多著名的學習體系開始形成和推廣,有的一直在今天看來還有很多合理和可用的因素。比較著名的學習方法非常簡單地介紹如下:
  
  Audio-Lingualism
  先聽錄音,學生模仿和記憶,再逐漸單個句進行重複和替換,變換訓練。(典型的有了廣播和錄音機的直接產物。)
  
  Cognitive-Code
  還是很像語法-翻譯法但已經開始進行聽、說、讀、寫四個方面的聯繫,交流能力受到重視,但還是較偏重於學習甚至是語法學習。
  
  The Direct Method
  幾個分支方法都在這一名下。老師通過使用外語例句來展示和討論新語法內容,學生從實例中猜測和討論新出現的語法現象,並試圖使用新學的結構實踐外語會話。老師回答問題並指出和糾正學生的語法錯誤。還比較偏重語法教學。
  
  The Natural Approach
  教師用目標語言(即外語)授課,學生到可以用母語或外語提問。學生的錯誤不再被指出和糾正,課堂更著重使用外語,但作業中語法練習仍很多。
  
  Total Physical Response (T.P.R)
  這是大家常聽到的著名的「完全肢體反應法」,簡稱T.P.R。通過學生對外語指令的聽和猜,做出相映的身體反應。比如聽到「Sit Down!」時要真的坐下。逐漸難度開始增加,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